7月5日,一名7岁的男孩浩浩在余姚市马渚镇云楼枫树弄村中心北路38号附近走失,随后孩子爸爸周先生通过网络寻人,历经8个多小时后,当天傍晚5点多,浩浩在村里一处废弃的老房子的楼梯上,被找到了。

《7岁男孩失踪惊动宁波全城 最终在一处废弃的老房子里找到》《7岁男孩失踪惊动宁波全城 最终在一处废弃的老房子里找到》

  近两个月过去了,今天下午,当初参与救援的余姚众益救援队收到了周先生一家三口亲自送上门的锦旗。

  为什么时隔这么久还来专程道谢呢?

  浩浩当时为什么会在老房子里?

  7月5日那天是否还有我们不知道的故事?

  今天,记者采访了周先生。

  孩子在老房子内曾被殴打

  头部、腹部、肝部

  等多部位受伤

  “其实,我迟迟没有上门道谢,是因为这些日子我们全家都在杭州的医院里轮流照顾孩子。”周先生一开口,记者就大吃一惊,根据此前报道,浩浩当时除了头部有一些擦伤痕迹外,似乎没有太大问题,他到底遭遇了什么?

  周先生说,在浩浩被找到后,7月5日上午带他出去玩的同村那个20多岁的小伙子周某交代了作案经过。

  那天,他带着浩浩去家附近的一条水沟里钓龙虾,因为跟家里相距不到20米,起初浩浩的奶奶看了他们一会儿,见孩子玩得开心,随后便没再注意。

  之后,村里有个邻居来家里,问孩子奶奶,浩浩在干嘛,奶奶便说,“在那边钓龙虾呢”,不过邻居说,并没有在来的路上看见浩浩,奶奶奇怪了,前后不过几分钟,怎么孩子突然不见了?于是便再次去看,的确没发现孩子了,这下奶奶着急了,直到11点多,浩浩都没有回家。

  在询问周某时,他谎称早已把浩浩带回家附近了,至于随后浩浩去了哪儿,他也不知情。

  而事实上,在此期间周某将浩浩带进了那间村里的老房子,“他用砖头猛砸我儿子的头部,据我儿子说,砸了他四下,然后又用脚猛踩我儿子的身体,所以头部、腹部、肝部都受伤了。”

  周先生说起这些,仍然很心疼,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被救出时,浩浩全身都是灰,而且头部还有些肿大。

  当晚送往杭州儿童医院抢救

  经过30多天治疗后

  于8月22日回到余姚

  抱起儿子后,一家人便心急火燎地把孩子送往镇上的马渚卫生院,在卫生院做了初步检查和处理后,浩浩又被送至余姚市人民医院,接受进一步的治疗。

  “但是人民医院也只诊断出孩子头部和身上的外伤,对头部两处明显的伤口缝了10针,并没有发现骨折之类的问题,在医院时,他一直喊着肚子痛,医生让我们自行考虑,是留院观察还是转院”,周先生回忆,由于当时情况很不乐观,他们便决定,连夜送往杭州儿童医院。

  一进医院,便是进入ICU重症监护室抢救,7月6日凌晨03:21许,周先生发了一条微信朋友圈,一方面向关心他们的人播报及时情况,一方面也感谢所有帮助过他们的人。

  经诊断,浩浩除了头部外伤,还有颅骨骨折、颅内损伤,肝、肾、肠等部位挫伤、眼睛出血等症状。

  “那个时候真的很难,医院都开了病危通知书,孩子刚开始的求生欲望很强烈,在见到我们亲人后,整个人都瘫了,意识也不清楚,看起来随时会离开一样,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度过了那些日子”,周先生告诉记者,浩浩在接下来的7天内,一直在抢救,没吃过一点东西,高烧到40度,连小便都尿不出来,后来不断地打抗生素,全家人陪着、熬着,心痛不已。

  在杭州儿童医院大约住了10来天,病情总算稳定后,浩浩又转院至武警杭州医院,进行康复治疗。

  经过30多天的积极治疗后,为了赶上开学季,浩浩于8月22日出院回到了余姚,一个月左右后,他将再次前往杭州进行复查。

  另据周先生提供给记者的一份《鉴定意见通知书》显示,余姚警方曾对周某进行有无精神障碍和有无刑事责任能力鉴定,鉴定意见是:1、精神医学评定:精神发育迟滞(轻度)。2、法定能力评定: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今天是上小学一年级的第一天

  放学后爸爸妈妈带他去

  余姚众益救援队送锦旗致谢

  “总算熬过来了,现在虽然还没完全康复,也还在用药,但是孩子已经能上学了!”说起这些,周先生还是挺高兴的,今天是浩浩第一天上小学一年级,在经历这样的磨难后,跟普通孩子一样背上书包去学校,是周先生全家人最希望看到的。

  下午3点多,周先生接上刚刚放学的浩浩后,便和妻子一起,带他来到位于余姚市梁周线丰山桥的余姚众益救援队,向救援队送上了一面印有“救人不分昼夜助人真正精神”的锦旗,表达全家人的感谢。

  众益救援队的魏队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真的没想到,事情过去这么久了,他们还惦记着,还专门跑来送锦旗,对我们来说,这样的救援任务是义不容辞的。看到他们一家三口一起来,孩子的精神状态也好了很多,我是真的高兴,我们只是参与救援的其中一支力量,公安、镇政府、村里、还有马渚战狼、长三角等各方力量都参与过,现在牵挂着浩浩的余姚市民终于可以放心了,我们也祝愿浩浩健康。”

  翻看周先生的朋友圈,记者能感受到他这段时间的煎熬,每天至少两个人陪伴在医院,日夜守护,随时关注儿子的抢救情况,连饭都顾不上吃,他不断地期盼着,儿子能早点脱离危险期……

  雨过天晴后,周先生没有忘记向帮助过他们的人致谢,离开众益救援队后,他告诉记者,这只是他感谢的第一家单位,他早已请人做好了准备送往马渚镇、云楼村、派出所等各方的锦旗。

  “这些人都是义务帮我们忙的,之前一直奔波于杭州和余姚,没能及时去道谢,眼下终于有时间了,我要挨个谢过去,真的发自内心地谢谢他们帮我找儿子,我们全家人都会记得他们。”周先生朴实地说道。